首页 > 性爱教育 > 成人性教育 > 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导读:“性教育”这3个字人人可用,至于用得恰当与否,则因人而异, 大不相同。

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“性教育”这3个字人人可用,至于用得恰当与否,则因人而异, 大不相同。

20年代谈性论情著名一时的“性博士”张竞生教授,在其《美的社会组织法》(1926年,北平中国印书局代印)一书中说:“性教育问 题关系于人生比什么科学与艺术更大。生殖器乃人身最扼要的机关, 岂可毫无讲究,以致此问题变为生番的野地,一任秽芜不理,遂至恶 毒丛生。……性教育的公开研究,岂不胜于道学先生的一味不说与压 抑为能事,以致少年于暗中愚昧无知地一味去乱为吗?性譬如水,你 怕人沉溺么?你就告诉他水的道理与教会他游泳。”

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就张竞生这段话本身来说,当然是正确的。也许只是说“比什 么科学技术更大”,有点过分,看成对性教育的一种强调,也不算太 错。然而与张竞生同时代的一些致力于性教育的专家们,却纷纷指斥 张竞生,必与张某划清界限以正性教育之名。例如,杨冠雄在所著 《性教育法》( 1930年,上海黎明书局)一书中,数度谴责张竞生:

“所谓张博士者,更妙想天开,无恶不作,写出《性史》来,冒充性 教育者。”“尚有一般如张竞生之徒,假借性教育的美 我,而大事宣传纵欲主义,这是性教育的破坏者。”(第166页); “我们尤非议张竞生博士所倡‘自由性交’而谓之性教育。”(第49 页)

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笔者晚生,与张竞生教授未能同世,也未曾有机会读到他的《性 史》,所以是非曲直不敢妄评。有鉴于指斥张者并非杨君一人,他如 《性典》(日本性病学家长滨繁著)的译者王风、《性心理学》(英 国霭理斯著)的译者——著名社会学家潘光旦教授等,都曾对张加以 申诉,想必确有根据。看来,至少在张竞生的“性教育”中,实际掺 杂了“诲淫”的成分 ,他自己也在某种程度上坠人了他所谴责的“恶 毒丛生”的陷阱之中,从而遭到世人的非议,可谓咎由自取。诲淫者

假借性教育之名,确实是性教育最阴狠的破坏者,因而使得“性教 育”变成恶名昭彰,以致被人厌恶而加以拒绝。

论述:性教育的正与偏

然而,公众必须清醒地认识到,“挂羊头卖狗肉”固属可鄙,但 羊头本身并无过失。科学的性教育,不仅不是诲淫的,而且是对淫秽 的最强有力的抵制。沈雁冰早在1927年刊出的“中国文学内的性欲描 写” 一文中就指出,中国之所以流行不健全的性观念和性欲小说,其 原因不外乎“①禁欲主义的反动;②性教育的不发达。后者尤为根本 原因。”实在是很深刻的见解。

相关阅读

最新文章

情趣街 | 两性知识大全 | 最新文章 | 网站导航 | Copyright @ 2016 情趣街(sex.qingqujie.com) | 蜀ICP备16014802号-1 | 站长统计